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

偶然遇見

上周初去數碼港University of Chicago Hong Kong Centre聽一個研討會,在地鐵遇上講者范瑞平教授,久違的哲學學者朋友。他說周五在城大主辦一個有關器官捐贈倫理的工作坊,邀約我出席。恰好周五上午我得空,那便去了。
家中大裝修,我暫住一處服務式住宅,近鐵站往城大很方便,就不開車了。我試過在九龍塘站城大走錯路,因而遲到,今次便提早出門。這卻又早得太厲害,鐵到九龍塘,我賴著不下車,多坐了兩個站再坐回頭車,在車廂看手機打發時間。
回到九龍塘站了,出閘沒有幾步,在行人不算多的甬道上,遇上一個老婆婆「嘣」地摔跌地上。她一手撐地,兩腳朝天呼痛,兩個青年停步待要扶她,她耍手不要,口中喃喃自語:「冇呀唔係有心臟()
我停了步,並沒有圍上去,只細細察看她有無中風或骨折的徵狀,若是嚴重才幫手好了。
她終於站起身了,自握著手腕說有些痛。兩個青年示意對不起然後才離去。原來一直在自言自語的是:「冇心撞呀」自己被碰跌在地,第一反應竟是為人辯護,善良的老婆婆!
我趨前說:「要不要給我看看你的手?我是醫生。」她又說不要,並自舉步離去。
這時我方才注意到,原來有一個男子與她一起的。男子拿著小行李拖架,遠遠站開,絕不碰她,待老婆婆能起步了,才與她一起走,默不作聲。
我左轉離開,行了十數步,下意識回頭望一望,竟又見到她一個人拖著小行李拖架,站在遠處牆邊,男子卻不見了。老婆婆身旁是一疊疊上班一族看完即棄的免費報紙,她在撿拾回收。原來是在去「開工」途中被青年碰倒,那男子是分派工作地點的「工頭」吧?
善良而且仍在辛勞工作的老婆婆!遠遠距離,她竟然也望見我,更輕輕揮手點頭表示謝意。
要不是來城大出席工作坊,又無聊地又多坐兩站再坐回頭車,就不會遇上她跌倒。
原載 《信報》「醫三百」專欄,2017325,經修節。



2 則留言:

Steve Lau 提到...

看了文章後另有一個問題在心中,就是退休保障!

匿名 提到...

香港不是有「老人綜援」,老人上公屋優先的嗎 ? 照計住公屋食綜援應足夠生活o番!